DAsCAsnW0AA83jK

日本導演河瀨直美的新作《光》,參與今年坎城影展時的法文片名為Lumière。Lumière在法文除了有「光」的意思,也與電影的發明者之一盧米埃兄弟的姓相同。這個雙關指出《光》其實就是一部關於電影的電影。有趣的是,這部電影的主角卻是群看不見電影的人。

《光》

▲ 電影《光》流動著溫暖而悲傷的氛圍

美佐子是專為視障者撰寫無障礙電影導覽的文字工作者,在新片的工作會議上,美佐子的稿件收到盲人朋友的諸多指教,其中一位視障者中森雅哉的直率批評,更讓美佐子掉入寫作瓶頸中。美佐子偶然了解中森雅哉是位視力正走向全盲的攝影師,介入了中森雅哉的日常生活。美佐子陪伴雅哉度過生命中最後一段看得見的日子,也在尋找黑暗背後光明的可能性。

 

河瀨直美的電影長期以來探索著生死與陰陽,並以紀錄片式手持攝影、自然光、以景喻人的自然風格,在國際影壇受到矚目。2015年首次拍攝改編劇本的《戀戀銅鑼燒》,溫暖而引人共鳴的劇情,讓河瀨直美似乎逐漸從探索生命歷程的創作者走向一位類型電影導演。

 

《光》是一部愛情電影,美佐子與中森雅哉宛如一對觸不到的戀人,雅哉眼裡的黑暗,是這對愛侶必須面對的課題,單靠惺惺相惜無法繼續,必須找到能超脫肉體與苦難的方法,才有辦法獲得救贖。電影在追尋答案的過程中,或許描寫的略微粗糙。一方面有意藉中森雅哉的失明,來對應到「何為電影?」的命題,一方面又發展兩人愛情故事,時而交錯,時而平行,在相同的命題打轉。

activities_i_2_3138_1498199314

▲ 永瀨正敏飾演的中森雅哉是位逐漸喪失視力的攝影師

電影後段恢復穩定,尤其是,兩人站在山頭凝視著夕陽,雅哉意識到自己已經全盲,美佐子擁吻著雅哉的這場戲。放棄意味著拋棄固有,稍縱即逝的夕陽是一天中最美的時刻,兩者狀態的總合,勾勒出全片的核心:事物在消逝的一瞬間是最美的,放手看不見的才可能看見。整場戲景物、角色狀態、劇情掌控,都調度的十分到位,動人且溫暖,充分表現了河瀨直美電影中獨特的靈氣氛圍。

 

東方人的哲學是用陰影表現光明,用無去表現有,《光》中角色的自毀也頗具日本文學式的悲劇意涵。但這樣的自毀並不是同歸於盡,而是以嶄新的立基點看待人生,打開黑暗中的第二扇窗。至於電影是什麼,美佐子為電影,寫下的最後一句描述,也是創作者的答案。隨著電影尾聲暗下的黑幕上,觀眾將看見更多光明的可能性。

DAuLBHNUAAELCQB

▲ 劇組參與第70屆坎城影展競賽單元首映 (由左至右:藤達也、水崎綾女、導演河瀨直美、永瀨正敏、神野三鈴)

 

文/哈v

 

【更多影評】

 【電影】年終電影賞 2016年最佳20部電影

 【電影】玉子 Okja:請聽豬的叫聲

【電影】記憶乍響 Louder Than Bombs:你是否有活在別人影子下的勇氣?

 

生活的美好 在於發現平凡的深刻

電影 旅遊 生活

更多即時資訊,歡迎關注《C'est 哈 Vie!》粉絲專頁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C'est 哈 vie!

Harv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